|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历史 > “超化老人”事记

“超化老人”事记

关键词:“超化老人”事记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中共新密市委党校 张怀洲
  • 电 话:
  • 网 址:http://
  • 感谢 xinmi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5306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超化老人",姓赵,名御众,字宽夫,河北滦州人,明末清初学者,晚年自号"超化老人".他本不是密县人,可是有什么缘份让他以超化自号呢?其中有一段有关家国的辛酸故事。

  赵御众本是河北望族,家居河北东北部滦州城,地近山海关。青年时期的赵御众好学而恭谨,写得一手好诗文,满怀一腔报效家国之志,对于仕途充满了憧憬。可是偏偏生不逢时,当时大明王朝气数已尽,内忧外患一齐袭来。关内农民起义风起云涌,李自成的农民军纵横黄河上下,明军疲于应付,败仗一个接着一个,闯王兵锋直指北京,大明王朝摇摇欲坠。关外,女真族崛起,八旗军长期与明军对峙,关东的大部分江山已归满族爱新觉罗氏占据,八旗猛士对关内的富庶繁华和优越的生活条件早已虎视眈眈。而明朝廷内部宦官专权,勾心斗角,文臣武将贪腐成风,正义之士不得伸其志。面对这种局面,英雄无有用武之地,赵御众发誓不踏仕途,跟随老师孙奇逢一头扎进理学研究之中。

  名冠一时的理学大师孙奇逢主讲的百泉书院就设在卫辉苏门山下,跟随他的学生聚居一村,叫"夏峰村".村旁百泉湖碧水荡漾,曲桥卧波,亭阁棋布,景色如画,这里被誉为"中州颐和园".在百泉书院内,从学者皆全国各地名士,虽然孙奇逢老师每天讲习不断,但是悄悄的校园怎么也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案了。因为朝廷时局已发生重大变故,李自成已经攻陷北京,清兵马上就要入关,而赵御众的家就在山海关附近,面对清兵虎狼之师,家人如何以对?在同窗友好中,有一个密县超化河西村人,名叫钱佳选,字升阶。此人少时聪颖过人,十龄能赋诗,精通经史,不乐仕途,师从孙奇逢,老师考问他理学源流,他应对自如,要点准确,很得老师赏识,又性情豪侠,乐善好友,当时习理学者都以结识钱佳选为快事。钱佳选见多位学友整日愁眉不展,鲜有喜色,就主动发出邀请,说老家超化位于豫西山区,泉清林秀,山寺幽胜,更有超化寨雄险无比,固若金汤,如果河北山东沦陷,可携家眷到超化暂避。

  说话间,清兵在吴三桂引领下已经越过山海关,占领北京,李自成率军仓皇出逃,河北一带顿时陷于兵荒马乱之中。改朝换代的痛苦立即弥漫书院,赵御众再也无法与师友研讨理义,立即辞别老师,奔回家乡接家眷去了。

  滦州城已被清兵占领,凶残的清兵几乎把全城屠戮殆尽,家园残垣断壁,父母妻子城破时投井身亡,小女儿也没有了踪迹,家中人丁死的死,散的散。城头飘满清军的旗帜,大街上清兵如狼似虎,"得得"铁蹄踏破死般的沉寂,真个是国破家亡。满腔的悲愤,满腹的心酸,眼泪早就干了,这时连能好好哭的地方都找不到了。无奈之下,赵御众只得依钱佳选之约,踏上奔赴密县之路。

  长途跋涉之后,终于来到了超化。这里四面环山,两水汇流,超化就隐藏在这个宽宽的河谷中,巍峨高耸的寺塔老远就向来客宣示着这里的平静与安宁,洧河弯弯在寺前绕过,激流汤汤,冲动一座座水车,推动着水磨,河上杨柳夹岸,修竹郁郁;更有泉流遍地,喷花涌金,金花泉、龙池、月牙池、二郎潭参次错落,蛙鸣鱼跃。河滩上,蒜畦纵横,稻香沁人,良田千顷,平畴如画,真是好一派江南风致。步入千年古刹,举目古柏红墙,飞檐丹楹,观玉佛笑动心中尘垢,瞻如来看破大千世界,木鱼声、诵经声、钟磬之声,梵影重重。此地不论秦汉魏晋,不闻明雨清风,真乃西方净地、桃花源中也。徘徊碑廊,墨客骚人之题刻甚多,细细揣摩,于我心有戚戚焉,一幅快意油然而生。

  在钱佳选陪同下,赵御众拾阶而上登上超化寨。超化寨原是超化寺的上寺,在明末时已废,现在被修成了防御完备的寨堡。在钱佳选苏门山求学这几年,父亲钱标、叔父钱梅见时势动荡,家园不保,于是联络乡绅,图谋凭险自救,钱标施地200亩,招民工修寨筑堡,又发栗200石、麦子数百斛周济难民。寨成,大家推举钱标为寨主,标坚辞不受,功成身退,举荐贡生张问明为寨主,以己副之。现在大寨三面深沟,一面挖壕,寨墙高耸,炮楼箭垛鳞次栉比,威风四扬。张问明文武兼备,治兵有方,手下勇将剽悍,寨兵武备不懈,训练有素。寨内楼房密布,超化及县内富绅大户在寨上都治有房产。街如空中街市,寨如云上之城。全寨东西有个寨门,凭证通行。站在寨上,几与唐塔比肩,凭高视下,全镇一望而空。当时有句民谚,"超化寨,真雄险,一寨据河保半县,匪寇攻寨难上难。"远客的到来,得到了寨主张问明的热情接待,在觥筹交错之中,他们又探讨了学问,切磋了武艺。

  超化寨是个两层寨,二层寨东北崖上建有白云山庄,超化寺往来的香客和造访的客人都住在这里,河南监察御史温源来此后,将白云山庄修葺一新,赵御众就被安置在这里住下。不知不觉,在此一住就是几十年。

  之前李自成攻密县期间,多次来到超化,知超化富户靡集,有心取之,但见超化寨深沟高垒,戒备森严,无法取胜,望而却步,只得绕道而走。只有登封农民起义军李际遇觉得自己是本地人,很不服气,决心攻下超化寨,他扎营寨西北的三台岗,与超化寨隔河相望,对峙多日,架云梯,偷袭多次,均未成功。最后,张问明设计邀李际遇谈判,在超化寺大殿摆下宴席,设下伏兵,不料被李际遇发觉,李冲出包围,斩下缰绳,趁夜夺路而逃,由于三面皆有伏兵,李际遇从金花泉逃脱,到河西村,又遭钱标钱梅率家兵截击。李际遇遭此大败,只得退兵。于是超化寨远近闻名,难民慕名归超化者数千家,得活者万人。张问明由于守卫密南有功,被授予参将衔。

  天下大乱的种种风险,超化寨皆化险为夷,赵御众身居超化,深为这一隅难得的安宁所抚慰。随着清朝统治的稳定,社会局面也逐渐稳定下来。明清之交,超化寨相继吸引来多位亡明遗臣、名公鸿儒。思想家顾炎武、理学家孙奇逢及子孙博雅、前明河南道监察御史温源、河南布政使杨思圣、江苏沛县举人翁深等都相继来到超化。或学界泰斗,或诗词状元,或政坛柱石。

  顾炎武(1613-1682),江苏昆山人,号亭林先生,明亡后改名炎武,着名的思想家、史学家、语言学家,曾参加抗清斗争,后来致力于学术研究。晚年侧重经学的考证。着有《日知录》、《音学五书》等,是清代古韵学的开山祖。

  孙奇逢(1584-1675),字启泰,号钟元,直隶保定府容城县(今属河北省)人,后迁居河南卫辉府辉县。明末清初理学大家。万历举人,与东林党人来往密切。清兵入关,率数百家坚守容城,城坚不克。明亡,清廷征召十七次,屡召不仕,人称孙征君。与李颙、黄宗羲齐名,合称明末清初三大儒。有《读易大旨》五卷、《理学宗传》、《圣学录》等着,晚年讲学于辉县夏峰村,世称夏峰先生。

  温源,字宪之,蒲阪(今山西永济县)人,官至河南道监察御史。他平生刚直不阿,退隐于超化寨东崖之上,题所居"白云庄".当时与诸名流相唱酬题赠,众皆尊称为"云庄先生".

  杨思圣,字犹龙,号雪樵,河北巨鹿人,顺治进士,历官四川左布政使、河南布政使。

  这些人个别是游赏小住的,多是有徘徊长住的,一住十年几年。一时之间,白云庄内,高朋云集,名士荟萃,群贤毕至,如群星闪烁。他们得超化天险之佑,于乱世之中得一平安,为身受亡国之痛和离乱之苦的知识分子、亡朝旧臣摆脱了飘萍无定、离途迢迢的日子,提供了一个灵魂寄所和衣食之地,于是有了格物致知,登高临流,相互唱酬,诗文自娱的雅兴,使超化成为中原人文渊薮。同一时期,还有明工部尚书靳于中构寨堡于大隗山下(后人称其寨为"靳寨"),文学家阮汉闻寓居于此;有明武昌、河间司隶行取御史禹好善构寨与荟萃山下(后人称其寨为"禹寨"),他们都是超化的常客。

  大思想家顾炎武是个反清反明的领袖,明亡以后,他到处串联组织反清义士。他慕名来到超化,游览了超化寺、超化寨,会晤了超化名流,发现超化仅是一个地方自保的势力和文人雅士的空谈,不是他反清复明的基地,不无遗憾地离开了超化。他到了大隗,瞻仰了卓茂祠。卓茂,西汉南阳人,曾任密县县令,以德治密,使密邑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王莽秉政时,他任大司农京部丞,王莽篡权,他称病辞归。光武中兴,刘秀请他出任太傅。面对这个千古县官楷模,顾炎武题赞诗一首,曰"拱木环遗祠,空山走部民。循良思旧德,执节表淳臣。几杖中兴礼,丹青御座亲。至今传俎豆,长接大隗春。"字里间流露出对明王朝宗庙无祭的叹息和中兴之臣的敬仰与渴望。

  大儒孙奇逢的到来,更增添了超化的文化吸引力。时任密县县令李居易本就追羡超化文风,常来超化小住,他自奉俭约,在超化赁地多亩,亲自种菜蔬以自给,有"林宗剪韭"之风(东汉名士郭泰,字林宗,自种蔬菜,有友人夜至,林宗冒雨剪韭以待),他勤政爱民,闲暇策蹇下乡视察民风,遇民言耕,遇士讲学。由于久仰奇逢大师道学,闻说大师到来,立即辞去县令之职,以从学大师为乐。这里以孙奇逢门徒为主体的白云庄学社最为引人着目,超化钱佳选、滦城赵御众、沛人翁深、登封耿介、上蔡张仲诚、中牟冉觐祖、睢阳汤斌,还有马菽史、"三无道人"李霞表、邑人郑际夏等十人被誉为"超化十贤",直追"竹林七贤"之高风。

  赵御众,字宽夫,真隶滦州人,中过秀才,绝意仕进,师从孙奇逢,专心为学。他为学的功夫,讲究"事心如事天",常念两句诗,"垂名千古易,无愧一心难".为此每日惴惴然,唯恐此心坠落;自我检讨不止于"日三省吾身",觉错事,往往百计弥补。孙奇逢曾拿他与汤斌并称,称其善补过。被公认为孙奇逢的三大弟子之一。

  耿介(1622-1693),字介石,号逸庵,河南登封城关人。顺治进士,任翰林院检讨、福建巡道、江西湖广道、河南按察使,兴复嵩书院并任主讲,号"嵩阳先生".康熙二十五年(1686)受好友汤斌推荐,被封为少詹事,入值上书房,教授太子允礽书法。

  张仲诚,名沐,号逸庵,顺治进士,任河南内黄县、四川资县知县,创起庵学派,曾先后主讲登封、禹州、汝南、开封书院。

  冉觐祖,字永光,号覃庵,一生专心学问,着述很多,所着《性理纂要》、《阴阳疑案》、《正蒙补训》等均为理学名着,《四书详说》《五经详说》受到康熙帝高度评价,并钦赐松花江石砚一方,为时人誉为巨儒。

  汤斌(1627年-1687年),字孔伯,晚号潜庵,顺治进士,国史院检讨、潼关兵备道,后辞官从孙奇逢学。康熙十七年1678年被荐应博学鸿词科,后任江苏巡抚,迁礼部尚书、工部尚书,并两度任明史总裁。

  他们治学则一代宗师,从政则政声卓着。王朝兴替之时,奉行儒术,无道则隐,独立特行,超然世外,不畏权贵,不仕新朝。在超化一隅,他们一起研究理义,阐明程朱理学,赋诗论文,着书立说,十分活跃。简直就是在超化办了一所一流的流亡大学。后人为纪念他们的学术活动,建了十子祠、景贤堂以示怀缅。清人梁廷授《白云庄》诗记载了他们在超化受到的供养和对超化的思念,诗曰,"三年不见老王孙,每念云庄屋漏痕。""传餐或肯仍留客,乞食宁羞再叩门。"这些名人之所以汇集超化,既有钱佳选的因缘,也有佳选父钱标的高德,佳选父钱标轻财好义,筵接名流,轮蹄充牣,人以"孟尝"誉之。

  他们几乎人人都以诗文传世,他们居留超化期间,是超化诗文最繁盛的时代,也是超化历史上最灿烂的时代。赵御众就把超化当作第二故乡,一直到晚年,自号"超化老人",有《山晓堂集》存世。他是个书痴,每次出游,必满载书籍归,待一览成诵,旋即弃置一旁。他工于行书楷书,学者们竟相把的墨迹当作瑰宝。他瞻拜白松,攀登具茨,留在超化的诗文别有韵味,有《超化诗》四首。吟咏玩赏,一派古风拂面来,"超化传名古,洧源记水经。""寨余耸天险,溪回得地形。""塔破开皇宇,村留超化名。""下寺今犹在,荒凉野树中。""僧饭厨烟动,春岚水面空。""春月上东岭,川烟数百层。""石滩疑夕涨,村火似渔灯。""山空人独立,良悟倚枯藤。"这些优美生动的诗句把超化的富庶与安宁和作者山水独行的风格刻划得历历在目。

  赵御众晚号"超化老人",为超化留下了一笔宝贵的人文财富。但是我认为,超化老人岂赵御众一人欤?明末清初流寓超化诸君子,皆超化老人。他们展示的知识分子的民族气节和集成的浓郁文化氛围影响了有清一代超化以至密县的文风,这一文风一直延至民国,惠及当代。

  超化因他们而生光辉,历史因他们而驻超化。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电话:0371-86579996 15237107226 传真:0371-86579996 邮箱:liding#xinmizx.com
地址:新密市青屏大街 邮编:452370
Copyright © 2004-2022 新密鼎王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联盟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id":"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