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暴雨中的山西古建:1763处文物出现险情,散落乡间的国宝岌岌可危

  • 相知相惜
楼主回复
  • 阅读:84
  • 回复:0
  • 发表于:2021/10/13 16:25:4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新密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红星新闻

“国保晋祠多处建筑屋面漏水,国保天龙山石窟部分石窟漏水,国保千佛洞石窟万佛殿屋顶塌落漏水,国保运城盐池禁墙东禁门瓮城大面积坍塌……”10月9日,“文博山西”发文称,山西古建陷于持续不断的降雨和洪涝威胁中,呼吁大家关注。随后,关于山西古建受损的信息引发广泛关注,甚至登上了热搜榜。10月10日,山西籍著名导演贾樟柯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呼吁大家关注洪灾中的山西古建。“山西村村有古庙,处处有古建。一个不起眼的乡村小庙里,可能就藏着国宝级的壁画。”

罕见暴雨在山西持续多日。山西省气象局通报,从10月2日20时至7日8时,山西多地降雨,50多个县(市、区)降水量为100—250毫米,临汾北部、晋中西南部等地大都突破200毫米,省会太原达到203毫米。大部分地区创下10月上旬累计降雨历史纪录。

洪流之下的山西是全国古建筑遗存最多的省份,时代序列完整、品类众多、形制齐全,被誉为“中国古代建筑宝库”。据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和山西省文物局数据,山西共有不可移动文物53875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531处,位居全国第一。山西的文物中古建筑有28027处,约占不可以移动文物的52%。

10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山西多处受损古建,有的地基塌陷,有的围墙倒塌,还有的持续漏雨。目前相关工作人员已经采用遮盖、临时支护等措施,防止文物险情进一步扩大,并正在抓紧上报、编制抢险和保护方案。记者致电山西省文物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山西省文物局正在统计全省古建筑的受灾情况以制定应对方案,调查结果将在近期内通过官方渠道发布。

▲丁村民居

【临汾丁村民居】

部分院落围墙开裂,地基塌陷倾斜

丁村民宅位于临汾市襄汾县城南4公里的汾河东岸,是一处典型的明清民宅建筑群,共40座院落。1961年,丁村民宅被公布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1月13日,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封建社会农业庄园”的活化石。相关材料介绍,丁村民宅呈东北、西南向长形分布,自东北至西南依次分成北院、中院、南院、西北院四大群组,保存较好的院落有40座。这四大民宅建筑群组,以建于明万历三十三年的村中心的“观音堂”为领首,以丁字小街为经纬,分布于四方。

临汾市丁村民居16号院大门是10月4日凌晨塌陷和倾斜的。丁村民俗博物馆副馆长张培梅收到巡逻人员的信息后,一边将情况进行上报,一边开始组织人员运来钢管支架、铁皮和塑料篷布,将大门进行支护,并在上面盖上铁皮和篷布,防止大门倒塌。

“几十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而且持续时间很长。我们天天排查,建筑物还是出现了险情。” 张培梅说,自从暴雨来袭,他和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天也没有休息,不仅要轮流对丁村民宅、丁村遗址、丁村博物馆以及文物保护工程工地进行排查,还要及时疏通排水系统,防止积水浸泡建筑物,严防死守博物馆漏雨,避免展品损坏。

10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暴雨后的丁村民宅,由于景点关闭,村里的人并不多。顺着石板路往里走,经常能看到民居院落的围墙出现裂缝,有的用木棒支撑加固,有的在前面拉上警戒线,并挂有牌子提示“此处危险,请勿靠近”。相比挂牌的40座院落,一些没有挂牌的民居由于年久失修,损坏更为严重,记者看到一座房子地基塌陷,房子角落出现三四米宽的大坑,另外一座房子后墙倒塌了三分之一,木头脊梁和柱子裸露在外。

张培梅说,此次暴雨丁村民居损毁最严重的是16号院。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该院落地面下陷,门楼倾斜,工作人员搭建了一个临时支架防房屋坍塌,并在支架顶搭了保护棚,以防雨水渗透。

至于此前有文章称“丁村民居1号院正房垂脊倒塌,28号院东西厢房倒塌,几乎每处房都有险情”,张培梅称信息不太准确,1号院正房是屋顶构件脱落,28号院东西厢房倒塌并不是因为此次暴雨,而是年久失修。

张培梅坦言,丁村民居40座挂牌院落,他们拥有全部产权的只有14座,拥有部分产权的有9座,产权还在村民手中的有17座,所以部分院落管理和修缮工作比较复杂。

张培梅称,古建筑的抢险修缮需从县、市、省等单位逐级上报,此前部分院落受损情况已经上报,目前丁村民居整体受损情况还在统计当中,此外,相关的修缮和抢险项目计划书也正在制定。

▲台骀庙

【侯马市台骀庙】

城墙坍塌,严重危及春秋楼

台骀庙位于侯马市北约8公里的西台神村北部,汾河滩地南侧的“古翠岭”上。相关记载显示,台骀庙建筑为明清风格,呈城堡状,由山门、台王宫殿和献殿、十殿阁罗、娘娘殿、春秋楼等组成,呈中轴对称式布局。经考察、考证,台骀庙是汾河流域最早、规模最大的一处祭祀汾神的建筑群。2016年,山西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相比丁村民居,丁村民居向南50公里的侯马市台骀庙损毁更为严重。台骀庙的西北城墙倒塌了五六米,严重危及了城墙之上的春秋楼。

台骀庙里没有设置专门的管理处,只是在村里找了一位兼职管理员。据管理员毕先生回忆,9月以来的持续降雨,让台骀庙附近村庄的农作物受损严重,洪水最高的时候,淹没农田,漫上路边,到达城墙下。9月26日早上6点半他起床,离开台骀庙到家里吃饭,等他7点多回去发现西北城墙已经倒塌了,他先给市文物局打电话,然后买来200米长的篷布将垮塌位置盖了起来。

▲台骀庙的西北城墙倒塌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五六米长的垮塌点位于台骀庙西北处,垮塌下来的砖和泥土滑到了公路上,而垮塌点上面是春秋楼的一角,春秋楼墙面可以看到明显裂缝。

毕先生介绍,台骀庙建于明朝,他小时候,台骀庙是村里的小学,他曾在里面上学,后来成为了周围十里八村上香祭祀的地方。“今天因为屋顶漏雨严重,施工队正在进行修缮,没想到还没修缮好,城墙就出现垮塌。” 毕先生说。

▲魁星楼

【新绛县魁星楼】

这座古楼阁在大雨中倒了

与侯马市相邻的新绛县古交镇闫家庄魁星楼也在此次暴雨中倒塌了。古建筑画家连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国庆期间,他看到一张魁星阁倒塌的照片十分难过,随后在网络发布一篇名为《山西这座古楼阁在大雨中倒了》的文章。

文章回忆他当初到闫家庄为魁星楼画像的场景。“这座楼在我2015年4月份去的时候就已经岌岌可危了。闫家庄魁星阁修建在村子东南的黄土台地上,下部还有一个小院子,院子东南角的魁星阁下部修筑在高大的台基上,现在台基外部的包砖成片地开裂脱落,露出里面的夯土结构……台上建有两层歇山顶砖木楼阁,看结构应是清代遗物,下层面阔三间出回廊,内部辟十字穿心门洞,腰部设平座。上层为一间,仅以四根立柱托起巨大的歇山顶。现在这座楼阁已经严重歪斜变形,下层廊柱倾倒,屋檐坍塌……”

10月4日,宗教文化出版社编辑王志宏与朋友驱车穿过位于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的浊漳河谷,考察古建筑。该路线沿途分布有天台庵、原起寺、大云院、佛头寺、淳化寺、回龙寺、夏禹神祠等古建筑,年代跨度从五代至明清。

一路上,王志宏看到多座古建的屋体上覆盖着塑料布。“当时风也很大,路上有山体滑坡,有碗口粗的树倒在路边,天台庵的屋体上覆盖着塑料布,但依然不断渗水。” 王志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浊漳河谷的一些古建筑上绘有壁画,墙壁受潮垮塌后,壁画也遭破坏,其中受损最明显的是夏禹神祠。“夏禹神祠的偏殿后墙已坍塌半米多,主殿后墙也飘着雨,文保员用塑料布遮盖,但无济于事。”

10月7日,王志宏来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晋祠,看到建筑内部有多处渗水。景区仍在开放中,但部分区域已封锁。当天,王志宏本打算前往位于太原市晋源区的天龙山石窟,但由于天龙山景区有部分路面被山体滑坡阻断,未能成行。

【山野古建受损严重】

受损古建筑大多散布于乡村山野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和丁村民居和台骀庙一样,此次山西洪灾受损严重的古建筑大多散布于山野和乡村。据“文博山西”统计,蒙山开化寺遗址及连理塔的南厢房,出现较大险情;临汾汾西县真武祠钟楼墙体裂缝,存在坍塌风险;运城解州关帝庙崇圣寺门楼漏雨,春秋楼二楼大面积漏雨威胁到“夜读春秋”塑像;吕梁西庄古建筑群,关帝庙戏台及三间厢房因山体滑坡坍塌……

10月10日,山西籍著名导演贾樟柯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大家关注洪灾中的山西古建。贾樟柯说,这次持续暴雨给偏远地区文物保护工作带来巨大考验,他建议政府和公众要高度重视偏远地区文物受灾情况的排查和抢救工作,防止一些文物进一步损坏,出现险情的,“大家出力相助”。

10月11日下午,山西省文物局发布消息称, 截至10月10日12时,全省各市上报共有1763处不可移动文物不同程度出现屋顶漏雨、墙体开裂坍塌、地基塌陷、建筑倒塌等诸多险情,9座博物馆纪念馆出现小面积漏雨、部分构件损坏等情况。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77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37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660处、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789处。

据初步调查,总体来看,国保、省保单位主要险情是屋面小面积渗漏及周边护坡岩体、地基等出现滑坡等问题,低级别和未定级文物出现墙体坍塌、梁架倾倒等险情相对多一些。文物受损较为严重的有晋城市、晋中市、运城市、阳泉市、吕梁市、太原市,约占全省的90%以上。

在古建筑画家连达看来,山西许多国宝级的古建筑,没有位于景点单位或围墙之中,而是散布于乡村,没有专门的设置景点和围墙,通常只有一名文保员打理,长期缺乏修缮保护,此前山西气候干燥,古建防雨排水系统差,这次遇到持续暴雨,受损自然较为严重。

连达认为,相比古建城墙坍塌,一些古建的塑像、壁画等文物遭雨水浸泡、受潮更应该引起重视,因为这些文物出现损害难以抢救,造成的损失更严重。

宗教文化出版社编辑王志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山西古建筑在强降雨中出现损毁的情况不是第一次了,在她看来,山西有大量明清前的建筑,这些建筑多为土木结构,相比于明清后以石材搭建的房屋,更易在强降雨中受损,且修复难度大、成本高。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方青松接受《财新》采访时称,灾害的发生属于不可抗力,相对于灾后应急,平日的保护更为重要,如果平常对文物的监测和修缮到位,那么遭遇灾害,文物也不易损毁。

中国将文物分为国家级、省级、市级、县级以及未定级几个级别。方青松称,高级别文物如国家级文物的保护完善,资金充裕,平时维护十分到位。而低级别文物如市县级、未定级文物,日常保护不够充分,地方政府很少进行维护和修缮,主要依靠当地居民自发进行简单的维护。 “地方政府应当认识到文物的价值,应当将它作为一种资源去维护和利用。”方青松说。

红星新闻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